Mostly Void, Partially Stars.

杂食,吃一切好吃的cp。

圈名暮曙。

【叶乐】幸运值与骰输的可能性 - 2

 天道叶×幸运神乐


第一发


2.


张佳乐看着面前巨大的羊驼,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柔软的白色羊毛,就像他最喜欢的棉花糖一样。


但是当他看到站在羊驼头上的人时,他笑不出来了。是那个前天出现在他面前声称自己是天道的男子,俯视着渺小的他。


张佳乐感觉自己的心跳停了一瞬。


接着他看到那人抬手向他扔了什么,等到狠狠地被砸中头顶才发现是一枚面值为十元的硬币和一个点数为4的骰子。


“嘿,骰否?”


张佳乐刚想说叔叔我们不骰,刚刚还在揉头的手就不受控制地拾起了骰子又投了一次。


嗯,是个“2”。


“乐啊,输了就不能反悔了啊。”


“什么?”


“当我男朋友啊,不记得了?”叶修举起手示意了一下。


一根红线缠绕在他的左手小指上,红线的另一端延伸下来,一直延伸到了张佳乐的手指上。


张佳乐猛然睁开眼,惊魂未定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透过窗帘照射进来的昏暗光线勉强照亮了宽大的深蓝色系卧室,对面墙上挂着的时钟显示的时间为早上六点半。


很好,这似乎只是个梦——不过最近梦到那个奇怪的人的次数太多了,多到不正常的地步。


“哔——” 放在一旁的手机将他拖出了繁杂思绪。


“‘明天有时间一起喝杯咖啡吗?’——叶修”


“不,我拒绝。”


“嘿,至少让我有次赔罪的机会吧。”


“那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还是去一次吧。”张佳乐此时已经在盘算着如何让那个叶修大出血一次了——起码得点上一桌子的星X克吧。


第二天张佳乐将一天份的骰子骰完后,还躲过了韩文清后,史上第一次提前十分钟到了约好的地点。


不是他很期待,只是每次出门前出门后总有一些意料之外的事发生:比如找不到一只最喜欢的袜子啊,恰好一直想买的耳机打折啦,诸如此类的事情。


当然,张佳乐其实还是有些小期待的。叶修那张脸看起来还有些小帅的——只要不纵观全身。


哦不,还得加上一条:在不纵观全身加上不出声的前提下,叶修其实还是有点小帅的。


具体原因——


“小乐子,其实我很羡慕你这样的头发。”


“神tm小乐子叶修我跟你说别把我叫的跟那啥似得。”张佳乐脸上警惕了起来,心里却有些好奇于这个人到底会怎么说。


“不我是认真的,其实我也想留长一些,但总是因为种种原因放弃。很多人会觉得留辫子有些娘,但本身这并没有什么错啊——没有妨碍到别人并且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像每个人都会有的小爱好一样。”


“……”


“比如哥作为天道就喜欢给各个部门打零工——我知道你不信,但我真的是天道。”


张佳乐看着眼前这个“满嘴跑火车”的人,在十分钟内第十二次扶住了额头。


不提到这件事还好,一提到天道他就想起了月底那糟糕透顶的一天以及,眼前青年的白皙的手以及修长的手指。


“说起来,那天你为什么说什么都要借十块钱?”张佳乐突然问道,“现在不是都能用X信支付了吗?”


“那次啊,只是...好吧,沐橙让我给她带包零食,而我钱包没带,手机没电,举目无亲,于是只好出此下策了。你知道,人生中总有那么一天是要认怂的。”


张佳乐有些疑惑,不过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他也曾经在买棉花糖时因为没带钱包而出过这种尴尬的意外,不过那时他有能够应急的朋友,所以严格来讲并不是什么大事。


他看着叶修不知怎的有些落寞的脸,脑子一抽道:“以后你忘带钱包可以找我啊!只要记得还就是了。”


“乐啊,你这样说哥也不会爱上你的哦。”


“叶修你大爷,谁需要你的爱啊!”


“我可没有大爷哦,不知道乐乐你居然有这样的爱好——”


在捂上叶修的嘴后,他有些心虚地躲过了旁边星X克店员意味不明的眼神。


在道别并走过街角以后,张佳乐无奈地扶住了墙。


天啊,经此一役他再也不想来这家店了,就算春季的棉花糖热可可又打折了。好吧,打折就算了。


然后在接下来回家的路上,他遭遇了买啥啥打折、走哪哪捡钱,还有幸买到了一直喜欢的一款耳机。这对他来讲实在是太过于反常了,反常到他不得不思考一下自己有没有信过什么邪教之类的。


难道上天终于开始眷顾他这个幸运之神了吗???


不得不说,这滋味还是不错的。


评论(4)
热度(9)

© 暮之曙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