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tly Void, Partially Stars.

杂食,吃一切好吃的cp。

圈名暮曙。

【男神×你】我将离去,而君永恒 -伊万篇番外·上

注意事项:cp为aph里的伊万×你,雷者请自行屏蔽这篇...

前文:我将离去,而君永恒① 伊万篇② 伊万篇③


梗源自俄/罗/斯角色曲“ペチカ~ココロ灯して~”(壁炉~将心灵点亮~)的歌词及喵塔利亚。

文里的俄/罗/斯喵设定就是一只性格跟伊万很像的喵啦。


伊万·布拉金斯基篇

番外篇·上


你现在坐在伊万家的壁炉前,裹着加大号的厚重毛毯抱着俄/罗/斯喵一脸懵逼地被伊万塞了一嘴的煎包子。


来,让我们回到几个小时前。


现在是莫斯科冬日的半夜十二点钟,你背靠着自家锁上的门抱膝坐在门外,懊恼着自己出门为什么把钥匙连同脑子锁在了家里,还一整天都没有发现。

人生地不熟的你也不知道能干什么,半夜也估计找不到锁匠。合租的室友这几天有事都不回来,你也没有在家附近藏过任何一把备用钥匙。

也许只能在冰凉黑暗的过道里凑活一夜吧......你沉重地想到。明天估计会因着凉而生病,只是你刚刚在大使馆就职也不好意思请假,只好在家里完成工作了。

就这么想着想着,已经很疲惫的你在寒冷里顺势睡着了。被光亮照醒时,你用手臂遮住眼睛缓了几秒钟才发现——这并不是你家。

猛然坐起身,察觉到衣服都还完完整整地穿在身上,只是大衣被挂在了门旁的衣架上,不禁松了口气。看客厅的格局跟自家的仿若镜面,便明白了这是邻居家。再观察了一下四周,壁炉的光将客厅映的十分温馨,装修风格比较古朴,跟自家的截然相反。在坐起身时盖上的毛毯滑落了下去,顺势从毛毯上跳到沙发上的还有一只巨大的棕色长毛猫,应该是俄/罗/斯常见的西伯利亚森林猫。

不知道是哪位好心的邻居呢...你暗想道。应该好好的答谢一番,正好也拉近了邻里间的距离,如果是个好人的话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拜托一下。

客厅里并没有人,挂在墙壁上的表显示现在是第二天凌晨。一旁的卧室里传来了电视的声音,你将毛毯在沙发上折好,准备去好好答谢一下这个邻居。

敲了敲卧室深绿色的木门,并没有人应答。你还在犹豫要不要开门,门就自己打开了。门里是一个比你高了至少一头的男人,脸上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红。你的目光瞥见卧室的地板上七倒八歪地放着几个伏特加的瓶子,结合这一身的酒气看,明显是喝醉了。

你感到有些尴尬。不过定睛一看这人的脸...这不是伊万先生吗!

自从在街上偶遇伊万先生已经过了几个月了,你也很少遇见过任何一个邻居,诸不知伊万先生跟你住在同一层的公寓里,只能说是巧合了。

在你发呆的时候,伊万迟疑了一下,伸出手用力抱紧了你。你不禁有些慌乱,急忙想要挣脱开来。不管怎样,跟一个喝醉了的(较为陌生的)男人共处一室还是要小心的,更何况是在异国他乡了。

挣扎了几下却仍旧被紧紧地抱住,你看伊万先生也没有什么别的动作就任他抱着了,只不过呼吸有些不通畅。一时间,屋子里只有壁炉里噼里啪啦的木材燃烧声和伊万先生在你耳边略显沉重的呼吸声。你悄悄地红了脸。

又过了仿佛几个世纪一样长的几分钟,你费力地抬起头看了看伊万先生的脸,似乎好像睡着了,不过头搁在了你的头上。等到环在腰上的手松了松,你便费力地钻出了伊万先生的怀抱。回头一看,他似乎还站在原地呢喃着什么你听不到的话语,你又开始为难起来:现在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


于是你拿出手机在国内论坛上发了个帖子。(bu)


你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拍了拍伊万先生的肩。


“伊万先生?您还好吗?”


TBC

评论
热度(15)

© 暮之曙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