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tly Void, Partially Stars.

杂食,吃一切好吃的cp。

圈名暮曙。

【男神×你】我将离去,而君永恒-周泽楷篇②

②就会走平行线了,可自行找喜欢的男神篇食用。

我将离去,而君永恒① 


2.

周泽楷篇


等到再次睁开眼,眼前是一片黑暗。耳旁传来了几声鸟叫声,听起来像是一只布谷鸟和几只小麻雀。

头疼已经舒缓了一些,你坐起身,闻到的却是医院里刺鼻的消毒水味。

你皱了皱眉,内心却愈发担忧。你本以为现在是深夜,不过手上感受到的温暖倒应该是从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

自己是…失明了?索性闭上了双眼,叹了口气。上次听主治医生讲解的时候就注意了这一点,没想到还真的失明了。

在床边摸索了一会儿,你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不像是宠物柔软的皮毛,而是顺滑的,有些细碎的短发。

你好奇地拍了拍那个应该是脑袋的东西,恩,不是父亲的,也不是同学的,他们的你都摸过,都不是这种触感。

难道是昏迷前的那个人…?

“嗯...?”

看来是那个人醒了,你想到,发现手下的脑袋抬高了一些,却又保持在一个让你的手不会滑落的高度。

这一声“嗯…?”苏到了你心里,你心想这声音比cv圈的大大还好听,如果要用比喻的话,就是什么如一场春雨后的草地,散发着泥土的清香。

“肿瘤,扩散,”那人想了想,又补充道,

“所以...失明。”

“术后就好了。”

虽然那人说的简略,不过你也明白他在说什么。你患上的是脑癌,也就是说大脑里长了一个肿瘤,而现在就是肿瘤压迫到了自己的眼部神经而导致了失明,等到做完手术后就会恢复视力。

自行脑补完那个人没说的话后,总算是减轻了一点内心的焦虑。这时你才想起来问他是谁。

“请问你是?”

“周泽楷。”

你微张着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脸上变幻了好几种神色,最终定格在释然上。

“可惜我现在看不见…不过做完手术就能看见了。”

你们两人都默契地没有提手术失败的后果。

然后便是沉默。你以前就比较话废,而你也知道周泽楷沉默寡言,让他打破这种僵局简直就像在为难他。

你沉思着,没有注意到你的一切动作与较为明显的心理活动被周泽楷尽收眼底。他抿了抿唇,然后便你发觉旁边的床垫沉下去了一块,显然是枪王大大坐到了你旁边。

时值六月,上海的气温已经快要突破30度了。你平常就是怕热的那种人,但医院还没有空调,只一会儿就感到身上出汗了,却也无可奈何,只好深深地怀念起家(中的空调)来。

你还在想着如何开始话题,就感觉到从旁边吹过来的风。其实用“吹”并不准确,从频率来看似乎是小周用扇子扇的风。

你有些受宠若惊:“那个,小周啊我自己扇就可以了,不用你来…”

“我来吧。”

“啊…那好吧。”你有些懊恼于自己的话废,如果自己的话多一些就应该不会出现平常所说的“尴尬的寂静”了。

就这么干坐了一会儿,你听见了两声敲门声。你平常就对声音很敏锐,听脚步声就知道是父母二人,显然是知道你已经醒了。你察觉到小周起身退到了几步之外,而没看见的是他们无声地跟小周点了点头,和他们脸上的欣慰与担忧。

你的母亲先是抱了抱你,把一个光滑的物件放到了你的手里,似乎是你的手机:

“我刚刚回家把你的手机拿来了,如果无聊的话就听听歌吧,不然听听小说也好,我给你下了软件。”

你对于母亲擅自动你的手机的行为有些不满,但也没说出来。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

你的父母也知道你平时就话少,也就没多说,在病床的另一边架设了什么东西。

“风扇带来了,你自己活动的时候小心一点,三天后就要手术了,这几天好好休息一下,零食什么的我带了Hi-chew,薯片,芒果片,饼干…想吃什么就自己拿吧。”

“好的。”你微笑,有些手足无措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幸好你的父母过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应该是去上班,毕竟他们平常也很忙。

你和周泽楷又陷入了沉默。但这一次并没有持续多久:

“听歌吗?”

居然是小周开了腔,你有些惊讶。

“啊…听吧。”

你凭借着感觉和开启手机的提示音将图形密码解开,却在找“音乐”图标时犯了难。并不是说图标有多难找,而是你害怕自己会点到“音乐”旁边的图标上——图库。

于是迟疑的你就把手机递给了小周:“那个...小周你能帮我把音乐打开吗?”

手机被人接过,又过了几秒,舒缓的纯音乐在病房里响了起来。

你住的是单人病房,在第一次住院与病友闹了矛盾后就一直如此。

舒适的温度和黑暗让你很快就陷入了睡眠中。

周泽楷在你睡着后将病房的窗帘拉上,并倒了一杯果汁放在床头柜上。


TBC

评论
热度(29)

© 暮之曙光 | Powered by LOFTER